安业糖分百分百

【你负责在凹凸大赛传播你的骑士道】
【而我负责奔向你】



学业繁忙
以后每周五晚上定时更新
字数稳定3k+一周
有事会请假
节假日酌情加更
凹凸/第五/小英雄/恋与/王者轮流更
长篇填坑会优先写,短篇尽量一发完
脑洞段子不计入定时更新

在tag里面看不到自己的文是怎样的骚操作还是我卡了?

【MHA乙女】淤泥(中)

*cp轰焦冻X你
*最近效率有点低,先把这篇写得多的给更了
*按照剧情发展下篇会很长(。)可能会比前两篇都长
*糖度30%
上篇戳淤泥(上)

不知道该说是不是巧合,总之我们几乎是同时看向的对方,我下意识地想挪开视线,可这样未免显得我太没礼貌和心虚。

于是我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直到他对我轻轻点了个头。

虽然不明白他这一举动的意义,但我也对他轻轻点头以回应。

最后所有人都只得妥协,轮流进行着测试……啊,这种程度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和玩一样,但是有个绿色卷发的小男孩——叫绿谷出久来着吧……很在意的样子。

说起来,还不知道他的个性是什么,几乎所有人的资料都搞到了,唯独关于他的个性的资料……直到高中前的都登记的无个性。

我跟着组里的人一起轮流接受测试——就如相泽消太说的那样,所有的项目我都不负众望的名列前茅,当然我隐瞒了一定的实力,虽然主要是不想使用太多的个性,结果自然是引起不少人羡慕的眼神。

我的个性在他们看来很合理的是增强型的,是非常适合于战斗型的个性。

相泽消太没有表扬我,他对我的测试结果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我隐约可以从他的表情中读出——开学测试就见证过了所以根本没什么好吃惊的。

我开玩笑的,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是我们开学测试的过程应该是被所有老师都看过了的才对。

发呆貌似不是一个好的习惯,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没有可以吸引我注意力的东西存在的时候就会这样,回过神来的时候绿谷出久已经把手里的球扔了出去,一根手指还因此好像受了很重的伤,变得破破烂烂,也是增强型的吗,看起来很痛啊——真是不幸啊。

相泽消太露出一种很出乎意料的表情,然后又转换成满意的笑,几乎班上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他,毕竟他的成绩只比一开始那个个性很强很危险的人差一点。

只差一点点而已。

很有潜力啊这小子,好的,记下来,会去告诉死柄木和老师提防一下。

最后相泽消太也并没有开除任何一个人,只说这是成年人合理的虚伪——好奸诈!

结果一天就这么过去,雄英的日常比我想象中的无聊得多,和班上的女生互相交换了LINE后就准备回去了。

虽然被拉入了所谓的班群,可是我对他们聊天的话题完全没有兴趣,除了偶尔被点名的时候会说一两句之外,哦,还有轰焦冻也在场的时候,我才算得上活跃一点。

我一边无聊的刷着聊天记录一边和死柄木汇报着雄英的情况。

建筑布局,特点大部分都算清楚了,接下来就是警备机关和一些暗道了,虽然被特地培训过关于这些方面的技能了,可雄英还是不能小看,afo也让我过段时间再行动。

我对他们的计划也无所谓,对于雄英和英雄社会没什么好感和留念,他们要毁掉我也无所谓,要用到我的时候和我说一声就是,我也不会矫情纠结——这是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可能天生我就在感情层面缺少一点东西吧,使我不能变得完整。

死柄木弔决定在几天后我们上课的时候入侵到学院内部试试,虽然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到了我们的课程安排,那天的老师安排是相泽消太,13号,还有——欧尔麦特???

我几乎是喊着出来的。

“大惊小怪干嘛?”死柄木弔明明丝毫不意外我的反应,却还故意带着鄙夷的语气这么说着。

“那可是'和平的象征'诶!!”我把手里的纸往吧台上上一扔,被黑雾先生接住收了起来。

“这不更好吗,只要能乘机打败他,或者是重伤他,不管怎么样都对我们有利啊。”

“不,打得过他吗?”我对此抱有很深的质疑。

“你忘了我们制造的秘密武器了?”
。很伤心
“那倒是,那我到时候怎么做?”

“你保护好自己的身份就行,如果可以的话尽量成为累赘拖住他们,让他们受伤就更好了,到时候就让黑雾把你们打散,再让照来的手下对付学生,我和脑无对付欧尔麦特。”

“行,”我点点头,计划还算完整“到时候麻烦黑雾先生把我和轰焦冻分到一块!我会竭尽全力丝毫不顾面子拖住他的!!”

“你倒是对那小子挺上心啊。”死柄木话里带着点威胁的意味。

“对,因为我喜欢他!”我毫不在意的承认了。

“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死柄木冷哼一声。

我不在意那些,开开心心去了自己的房间。

真期待啊,袭击。

……

终于到了宣布要上课的那天,我兴奋地带着队伍跟着老师来到了USJ,一切都正常,只是欧尔麦特没有如期出现,看老师们的眼神交流貌似并不意外,应该是临时有事吧。

等到相泽消太介绍完,死柄木才登场,就像是专门等到他说完才出现一样,我露出了和所有人一样,紧张,疑惑的表情,一边跟着所有人往后退。

在黑雾先生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中,我如愿和轰焦冻分到一起。

结果就是我还没来得及装累赘——不,是才刚刚落地,轰焦冻就已经放出了冰的个性连带我的双腿一起冻住了所有人。

黑雾先生效率太差了啦!

我丝毫不在意地想要直接用个性挣脱,结果就是才刚刚一动,腿部一块冰下的英雄服连带着因为过低温度黏住的皮肤一起掉下来——看着着实吓人。

“对不起!”轰焦冻瞬间注意到了我,但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我别乱动就被我擅自行动给吓到“我马上给你解冻,请不要乱动。”

他皱着眉,一副十分愧疚的样子,蹲下来把左手放在我的腿部——虽然是隔着厚厚的冰层。

丝丝热气冒出,极寒虽然没有带给我痛苦,但是独属于轰焦冻的那份温暖非常明显的融化了寒冰,进入了我的身体,就像一年前那样,温暖到令人贪恋。

等到冰融化了,掉了皮的伤口还血淋淋地露在外面,裤子上破了一块洞也显得格外尴尬。

“你……不疼吗?”他站起来,低头担忧地盯着我的腿部。

本来想告诉他不要担心的我在那一瞬间想起了自己的使命。

“疼。”我点点头,心里还带了点委屈,这估计只能交给治愈女郎了,但那样留疤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你还能走吗?”他真的很愧疚,语气里带着的隐隐约约的着急让我都不好意思继续瞎说下去。

“能,但是会比较慢……”我眨眨眼“我能牵着你吗,这里都是冰,我怕摔。”

他犹豫了一会,但最终还是点点头,伸出手主动牵了上来,虽然是极其自然和礼貌的那种牵手,但也足够让我满足。

他牵着我,还算小心地走到被他冻住的那些敌人面前,一一审问着,最终轻而易举地问出了我们这次偷袭的目的,不愧是轰焦冻啊,真厉害。

我一边感慨一边跟着他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可是USJ的场地确实够大,我们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出这一片区域,他倒是比我还着急地找着可以供我休息的地方,再来想想我受的伤——是因为愧疚感吧,因为自己的个性伤到了别人,眼下的情况治愈女郎又不在,在他眼里我就得被迫忍受这一痛苦直到敌人离开我们安全撤退后进行治愈。

对不起啊,轰焦冻,虽然我没有痛觉,但是现在先让我利用下你的愧疚感吧……!

“你就在这里休息,我不会离开太远的,我去确认一下周围还有没有别的敌人。”他嘱咐了两句,把我安置在一片假石下。

他也确实没有离开太远,都在我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我倒是不太担心我会受伤,死柄木和招来的那群人肯定是打过招呼说好了计划的。

我只要安安心心地当累赘,拖住轰焦冻就行,虽然他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几分,以至于有点难以拖住他赶去救援的速度。

不到五分钟他就回来了。

“确认过了,附近已经没有敌人了,我们先走。”他主动伸出手牵起我。

我这应该算完成了任务吧。

再回到人群所聚集的地方我特意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显得自己受的伤很严重,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盯着我的腿看——很明显在愤怒。

“由纪同学,是谁伤了你?!敌人吗?”

“不过和轰同学在一起,说明已经解决了吧。”

“由纪同学没问题吗?看起来很痛啊。”

身旁的人几乎是不可察觉的一愣,眉头都要拧起来了。

我心软了——

“没事的,轰同学很厉害,一下子就把敌人给解决掉了,”我扯出了笑脸“我都没反应过来呢,多亏了是他啊。”

悄悄(。)

安业滴美丽小号:

凡是含有糖在内的我都会打糖度提示
一般是不会有刀度提示的,我觉得从头到尾的刀我只会写死敌那种,可能写不出感情戏
根据剧情含糖量来划分百分比你们酌情吃粮
——但是就算是糖霜刀可能也是打着糖度提示的(溜)

【凹凸乙女】大赛禁止谈恋爱

*cp埃/安/雷/卡/嘉/瑞X你
*因为是复健所以写不长,本来想写短篇的结果太久没写凹凸了所以有点写不动(。)所以只写了几个还算顺手的角色
*存在一定ooc
*尝试了一下这种有剧情发展的段子体,修罗场get√



“因为综上所述的各种原因,大赛官方决定临时宣布新的规则——所有大赛成员禁止谈恋爱。”丹尼尔的小型投影突然出现在终端机前面,面带微笑地宣布着这个事情。

雷狮还没来得及对着丹尼尔的投影比个中指它就消失了,一时间所有人哑口无言。

对于少部分某F团成员来说这自然是极好,看不到虐狗的小情侣恩恩爱爱卿卿我我自然是极好。

少部分人可不乐意了。


埃米 ver.

“什么嘛——!”艾比挥舞着拳头找不到泄愤的目标,然后干脆把自己的弟弟拉过来做受害者“那姐还怎么找白马王子啊,官方人员是有病吗为什么这都要管!”

“我说老姐,这也没什么吧——反正来这里的人没有几个像你一样是为了找对象才……我错了对不起!!!”结果埃米没有硬气过三秒就在自家老姐的眼神威胁下收回了意见。

“你懂什么,反正你也不着急。”艾比很不留面子地给了自家弟弟一个白眼。

“不急到也说不上,不过这条规则到是对我挺有利的,”他扯了扯被拽歪的衣服“起码大赛结束前,我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了。”

“切,就你?”艾比不相信。

“不和你说了,我还得和她……诶诶诶、好痛!姐我错了!”


安迷修 ver。

还有很微妙的失望的人,比如安迷修。

“虽然说在下现在并没有对象,可是这微妙的不爽是怎么回事!”他锤着地,表情说不上是好看“可恶,等到大赛结束,我一定要——”

“安迷修……?”你试探地对着面前背对着你的那人打了个招呼。

“呜哇啊啊啊!”他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慌慌张张的连剑都握不稳。

“你还好吗?”

“我很好,在下只是为刚刚丹尼尔裁判宣布的新规定感慨而已……绝对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嗯……这点我倒是很相信安迷修啦,”毕竟安迷修不管怎么样都是个三观健全的人,你也很清楚这一点“不过这个和你有关系吗?据我所知安骑士可并没有女朋友呀。”

“这么被戳穿真是令人感到难过,”他故作捂胸口受伤状“不过在下可是已经有了决意追求的目标了哦,所以对这一条规则感到相当头疼。”

“不知道是哪位小姐这么幸运呢。”你稍微有些揶揄地调侃他。

“那位幸运的小姐——”他像是故意留给你听的一样延长了最后一个字“就是你呀。”

你眨了眨眼,脑子有点没转回来。


雷狮&卡米尔 ver.

再回到之前的雷狮,听完了消息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动身。

“大哥?”卡米尔跟上前。

“去找小老鼠。”

“……她要是知道大哥你这么形容她又会生气的。”

“生气就生气,怎么,我还得哄着她不成——不过卡米尔你放心,怎么样都不会给你留机会的。”

“大哥……”卡米尔握了握拳又没有说什么。

“你似乎总是因为她而露出破绽——这让我相当高兴,”雷狮扛上雷神之锤“说好的公平竞争,我就不允许我的对手放水,所以尽管来吧。”

卡米尔叹了口气跟了上去,在背后悄悄打开终端机给另一人发着消息。

“大哥要来找你,回避一下?”


嘉德罗斯 ver.

离开安迷修冷静下来的你才看到终端机卡米尔发来的消息。

不过看到另一边迫近的元力气压你就知道凉了。

“嗯——命最重要owo,不过我现在可能走不掉了。”快速果断还顺便加了个卖萌的颜文字就发了过去。

下一秒就被冲过来的那人挥舞着神通棍给硬生生逼到角落。

“总算找到你了——”嘉德罗斯恶狠狠地盯着你,像是担心你下一秒又会溜走一样“这次看你还想躲到哪里去。”

“对不起我错了放过我吧!”你也不知道这个小祖宗又是怎么不高兴了,总之先道歉绝对没错。

“我还没尽兴,你就想让我放过你?”嘉德罗斯懒得理你无谓的求饶,他知道那也不是你发自内心的话。

“别跟我打了我求你了,你还不如和七神使打来的痛快。”你用手隔开你和嘉德罗斯。

“那不如——”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恶劣的玩笑“你和我成为情侣违反大赛的规定,然后把这里杀个底朝天?”


格瑞 ver.

“别做梦了——”清冷的声音想起,下一秒天旋地转你就被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开口又是不带任何温度的威胁和警惕意味“嘉德罗斯。”

烈斩横握护在你身前,搂着你的力度却丝毫没有减轻,格瑞却只专心致志地盯着眼前的人。

“大哥可以放下我了吗。”你小声的开口,着实不敢打破面前这微妙的气氛。

“再放手的话,下次你就又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每次找起来都很麻烦。”

“虽然我不介意你麻烦我一辈子。”

大哥你们都这么争先恐后地想违反规则吗!!!

你不敢说话,只是想着该怎么在雷狮他们也来之前偷偷溜掉——每次这几个人聚在一起就准没好事发生。

【MHA乙女向】淤泥(上)

*cp轰焦冻X你
*不好意思又爆字数了我没写完,明明本来是想写个短短的故事来着
*依然是拆分成三篇的万字
*糖分百分之三十
*下周五的更新不是小英雄,要么轮顺序要么我会爆肝插空更新



在初三之前,我是拒绝去雄英当卧底的,尽管收留我的人怎么看都不是好人,但是我确实有报恩的心思。

我想了很多种报恩的方式,活够了当做替身消失掉也行,和死柄木弔一起继承afo的遗志也行,替他们跑腿扰乱社会秩序也行。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大概是我实在无法对抛弃了我的这个社会抱有好感的缘故吧。

父母抛弃我的原因貌似也很简单,虽然只是我的个人猜测——我天生没有痛觉,并不是个性所致,只是简单的特殊体质。这样的我养着实在太麻烦,搞不好哪天就莫名其妙地死掉了,于是在我有记忆之前就急匆匆地把我扔掉了。

我之所以相信我是被收留的是因为afo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有老婆的样子。

afo给了我个性,说他以后是我和死柄木弔的“老师”,我们理所应当地听着他的话培养着反派势力。

我的个性是强化自己的身体强度,然后可以突破极限达到正常人类身体无法承受的地步,一般人使用这个个性都会很痛,可以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个性,但我是无痛觉体质,某种程度上来说和我在合适不过了。

人体内存在着某种制衡器,控制着身体的平衡和极限,超过制衡器所限制的范围的极限会损坏自己的身体,所以会发出疼痛让人体放弃这一行为。而我的身体被后天的个性所强化了,但原本的制衡器还在,所以配合我特殊的体质就盖过了它的缺点,但我也不知道这样对我的身体究竟有没有损耗,因为通常意义来说,任何事情都是有限度的,就算个性把我的身体强化得和山地大猩猩一样,可山地大猩猩也有山地大猩猩的极限。

不同于一般的强化类个性,他们的大力,快速,需要配合一定的后期训练才能一层层地突破极限。但是个性使用过度会有明显的眩晕感,因此我只需要学会掌握好需要的力度,和对自身个性容量的了解度,极限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一开始就不存在。

不过没有痛觉并不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战斗的时候注意力集中一点,可能连什么时候受了伤都不知道,如果只是擦伤还好,断胳膊断腿的话还要麻烦afo修复——啊,听起来很恐怖,但是对于我来说其实任何感觉都没有哦,只是想要使用的时候突然发现不见了。当然这基本都是死柄木弔干的,他那个性用在我身上的时候丝毫不会内疚。

不过因为有afo在所以不用麻烦定期去医院检查有没有得什么隐性疾病,以免哪天莫名其妙地就死掉了。

死柄木弔和我一起训练的时候也经常骂过我是怪物,他说因为我好像根本不会累,力气也过于恐怖的大,连着十个后空翻加上一套体术都不会喘气——这些都是个性带给我的,强化了身体,消除了极限的限制,连唯一麻烦的制衡器都被我的体质给盖过,可以说只要不到个性使用过度,我根本就不会累。

说到个性使用过度,我第一次遇见他就是因为这个事情。

我在一个人练长跑的时候突然就晕了过去——这在外人看来,其实我本来只是想克服一下个性使用过度带来的眩晕感好让自己坚持得久一点。

结果一不小心就倒了下去。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阴凉的树下的公园长椅,身上还盖着一件外套,那不是我的,我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之前就看到了拿着睡走过来的男孩子。

他叫轰焦冻,我认识,NO.2英雄的儿子,在afo给我们要求记下来的资料里面就有,个性和实力都非常强大,资料上面的照片里的他一脸严肃正经,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他,可这次是在现实中遇到了真人。

也就一米七左右的样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不是那种淡漠的令人感到一阵寒意,反而令人感到温暖——这个形容词放在盛夏果然还是不太合适。脸上有一块烫伤的疤,看起来着实惊人,不过这并不能掩盖他是个帅哥的事实,反到看久了有点装饰的感觉。

啊,看太久了,会被人家当做奇怪的人吧。

“你还好吗?”他把冰水递过来“你好像是个性使用过度加上中暑导致晕倒了。”

“啊……我想练习自己的个性来着,因为是……增强系的,嗯……类似于、体力增倍那样的,伤、伤不到人的,只是跑步的话。”我有些支支吾吾,也许是怕被以公共场合随意使用个性被对方一顿审问,也许是在帅哥面前出丑的窘迫。

“不管怎么样,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为先。”带着点点说教的语气。

“啊,好、好的!”我把膝上的外套还给他,他接过后就离开了。

那是我第一次,不想以对立面的身份面对他,于是之前的计划便被我通通打消。

“老师,我要去雄英。”因为轰焦冻是理所应当地会去那里的。

“哦?看来你终于想通了呢——”电视里的afo的声音隔着各式各样的管子传出来有些失真“很好,那么我们的计划很快就可以实施了。”

后来考试是很轻松地考上了,我的身份是假的,养父养母死柄木弔收买的一对夫妻,然后给我办了一个收养证,我原本的父母和名字,家族根本无从考究,我连我的养父养母也是黑雾先生带着我见一下面确认的时候见过一次,其他时间我都和死柄木弔还有黑雾先生在昏暗的酒吧里商讨计划,当然这是假期,已经成年的无业游民死柄木弔当然无所谓去哪。

我还得耐心地去学校,为的就是一个完美的身份和人设,毕竟进入雄英可是很严格的,家室和身份都会检查,防止有卧底混入雄英,所以我不能表现出任何可疑的地方,学校是寄宿制,周末就回死柄木弔那里,成绩也还行,养父养母应付地完成家长会就行。

可以说只要他不详细到查我过去十几年待过的地方每时每刻的监控几乎是没有疑点的。

不过根据一线情报,轰焦冻是推荐入学生,所以我对明天的入学考一点期待也没有,这种期待值低到我浑浑噩噩地考完了出来才反应过来,过是肯定能过的,假想敌不难打,印象中路上都是遇一只打一只,而且数量也不少。

然后理所应当地收到了入学通知书,是一年A班,希望是和轰焦冻一个班。

我带着期待换上了新校服然后出了门,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对校园生活这么期待,所以还有点不习惯来着。

意外地到得很早,教室里只有寥寥几人。

按照座位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然后那个耀眼的名字就出现在我视线——我发誓他的名字就好像带着光一样,耀眼得令人移不开视线。

我坐在轰焦冻的左后方,刚好是那一组的最后一个,嗯……虽然好像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位置稍微有点尴尬,不过没关系,这里的人应该都比较好相处吧——

“喂,死矮子,看完了就赶快让开!”

才怪!

“啊???”我转过身,对上一双极其不耐烦的眼睛“死矮子的话也太过分了吧!”

“哈——你有意见吗?”

“不没有对不起。”对方的个性很强大,那股天生的压迫感告诉我如此,而且不管怎么样第一天就打架的话绝对会被视做问题儿童处理的吧。

于是乖乖地做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吧,一步,两步,慢慢的往后走着,离轰焦冻也逐渐近了起来,他总算在我路过的时候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你好。”他这么说着。

啊——果然不记得了,不过也难怪,毕竟已经一年了。

“你好,请多指教!”我赶忙接了下去,他也不再说话,我坐在座位上渐渐地感觉有些无聊了起来。

“你好?”前面的位置也来了人,是个超漂亮的——哦哦哦御姐型吗!好,好厉害,“我叫八百万百,请多指教。”

“你好!”我伸出手“我叫木村由纪。”

“好的,嗯……”她似乎为难了一下“由纪同学……这样称呼你,可以吗?”

……!

过分可爱了吧!

“好的!那么作为交换我就叫你百百吧!”我翻过来握住她的手。

“百百吗……真是可爱又令人害羞的称呼呢,我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么称呼。”雄英的孩子,真可爱啊。

后来陆陆续续又来了许多人我依次都和他们打了招呼,虽然都是他们更加热情和主动,哦哦哦,不愧是精英吗,连交际都这么强!

最后一个匆匆到来的是一个绿色卷发的男孩子,哦——还和御茶子认识呢,就连那个一本正经的小眼镜,嗯……饭天同学都凑过去搭话了,什么连之前那个脾气差的要死的爆豪他也认得——是无法超越的强者呢,真好啊,有同伴什么的。

然后突然一下门口的三个人全都快速回到了座位,班主任是相泽消太,他的资料我也看过,是非常厉害的个性,如果和他对上的话我会非常吃亏吧……当然也不一定,毕竟身体承受了这么多次的强化就算一时间被剥夺了个性也还是会比普通人强上一些吧。

而且初中的体测也是,在没有个性的情况下凭自己的体能也样样都是全校第一……

在我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时候,相泽老师就指挥着所有人去换体操服了。

结果莫名其妙地被领到操场然后要排队……很不巧我又是被多出来的那一个。

“啧,都忘了多了一个了。”相泽消太看着我,有些不耐烦“就说不要搞单数人班级了还非不听。”

“你,出来,你以后就是体育委员了,不用站到队伍里面,带队。”相泽消太伸出手,很明确地指着我,就算我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力也没有办法了。

“诶,我吗,这么随便真的好吗?”我还是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捡了个职位虽然是很爽但还是要在乎一下别人的感受。

“反正你的个性也挺适合搞这些吧。”相泽消太扭过头,懒得再做解释。

这都知道了???

雄英的情报网,真恐怖啊。

我只好乖乖地站到所有人的面前,听着相泽消太下一步的指示。

“总而言之就是允许你们使用个性,然后再测试一下初中时测过的项目。”

“听起来很好玩啊!”不知道是谁这么说了一句,我对每个人的声音和脸还是对不上。

“好玩?如果你们抱着这样的觉悟来到这里的话,那也没必要来英雄科了,直接滚回家吧,这样,既然你们觉得这么轻松,那最后一名的直接退学吧。”

“这么随便?!”

“什么,才第一天的话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就算你是班主任,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考上来的。”

“你们也知道是好不容易,就算没了你们也照样会有不断的替补入选进来,作为你们的班主任,你们的处决权当然在我的手上。”很明显的生气了,站在他旁边的我都倍感压力。

不想听他们无谓的吵架,我从人群中开始找轰焦冻,虽然他站在后排,但还是一眼就找到了,本来想观察他打发时间的,结果他敏锐地抬起头。

啊,视线……对上了。

【通知】

挂一天
之后就按照之前说好的顺序从凹凸开始更起
尽量保持按时更新不延期吧……
欠的债总是要还的……
什么时候才能按时更新一次(。)

安业滴美丽小号:

明天考试所以国庆都被家里人盯着搞复习去了
不出意外后天可以更新   还是小英雄的,轰焦冻单人
糖分30%

【MHA乙女向】弗拉格综合症(下)

*万字完结
*糖度100%
*前篇戳主页,明天弄个合集,就不贴链接了
*cp爆豪胜己X你
*下一篇这样的短篇应该是写轰轰了



“臭老太婆你瞎说什么呢?!!”爆豪胜己从房间探出头来。

“吵死了臭小子,这是该和大人说话的态度吗!!”

当然对此你也表示习惯了,要是哪天这对母子正常对话你才会觉得奇怪。

“别见怪啊他就是嘴硬,我告诉你,胜己他老是一个人偷偷的……”

“吵死了老太婆,怎么还不做饭!!”爆豪胜己完全忍不住,摔门出来挡在你们两个之间强行结束了对话。

“你——”他扭头转向你,恶狠狠地威胁着“回你自己房间去,吃饭的时候会喊你的。”

“是——”你也懒得再和他计较,乖乖地在他的注视下回了房间。

说起来这间房间好几年前就一直留给你了,虽然不是很经常住,但是平常你不在的时候他们也会留着,或者去里面打扫卫生,只有你父母都不在家的时候你就会顺便去他们家住两晚。

加上两家关系也好,这么多年来他们一家都一直把你当自己家人来看……胜己大概不算。

里面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有一张床和桌子,书柜里放着一个相框和一些书,相框里是那次你和他们家一起出去玩时照的像,那个时候两家人还老是拿你和胜己开玩笑。

得亏胜己一直没有这方面的念头,要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还被开这种玩笑,第一个把从这里你扔出去的绝对会是他。

不过偶尔你也会为他的未来担忧,都大好的青春期了居然还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就连有好感的都难说,未来成了职业英雄后又那么忙,不会真给憋成和尚吧。

……

“胜己真的不找女朋友吗?”吃完饭后你们两个人在阳台吹风,乘着没什么人,你大概是一时冲动就问了出来。

“那么关心别人的闲事干嘛啊蠢女人。”你到也听不出来他的语气是不是生气了“听好了,这是老子最后一次说了,我不可能找女朋友的。”

“……”你撇撇嘴,也没把他的话当真,什么不找女朋友啊,只不过是没碰到喜欢的人而已。

而你自己不也差不多吗?

“说起来,你这家伙呢,是不是打算高中找个可靠的男朋友,然后渡过美好的高中时光然后和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吧。”他扭头看着你,嘴角的弧度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揶揄或者是嘲笑。

“谁知道啊,大概会和胜己说的一样吧。”你仰起头,无意义地盯着漫天的星空。

“嘁,”他转过头不再看你,下巴靠在胳膊上“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你。”

第二天胜己上学出门出的早,爆豪夫妇要去上班,留你一个人在家里,你干脆无聊地打开电视。

连着好几个台都是——在播放雄英高中的事情,不过所有的记者都想采访欧尔麦特,但是没有一个人被放行。

这也难怪,欧尔麦特说要到雄英去教学的时候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事后这些人当然想来知道关于那之后的后续——比如欧尔麦特的教学经验,比如校园里的传奇故事,有没有看好的苗子,不光是记者,整个社会都如此关注着。

胜己大概是看到过好几次欧尔麦特了吧,对于他那样十分崇拜着欧尔麦特又别扭的人,即使开心大概也不会表露在脸上。

也难怪他之前从来没有和你提起过关于欧尔麦特的事情,大概是因为骄傲,大概是因为觉得英雄社会的东西和你这样的无个性没有关系。

“所以说既然和我没关系为什么要让我看到啊。”

你抬手关了电视干脆就去房间里写功课,等着爆豪夫妇回来。

……

听到了玄关处开门的声音,你开门走出去。

“欢迎回来……诶是胜己啊。”

“哈,你那是什么反应?”

“不是,阿姨他们还没回来。”

“哦,臭老太婆说今晚他们不回,让我们自己去外面吃。”

“啊……”

“啊什么啊,给你三分钟快点。”

“诶诶诶——?!”你手忙脚乱的回到房间开始换衣服,他倒是似乎懒得换,书包一甩就准备走人。

“走吧,胜己。”你走到他旁边。

“慢死了丑女人,吃个饭还准备这么久。”

对于他日常的直男发言你也只能干笑着应付过去。

“吃什么?”

“都行。”

“那就吃面吧。”

推开门走进一家比较有名的面馆,一边和老板打招呼一边找了个座位坐下。

“为什么阴阳脸混蛋也会在这里?!”爆豪胜己都还没坐下就拍着桌子一副要砸场子的气势。

“胜己?”

“啊。”

是你和另外一个男生的声音,你们抬头互相对视了一眼。

“啊,你好。”你小小的挥手打了个招呼。

“……你好。”他点了点头。

“你在看谁啊蠢女人!!”结果你这一举动出乎意料地惹恼了爆豪胜己。

“是你的……朋友?”面前的男生完全无视了暴躁的胜己的怒火,对着他发问。

“关你屁事啊?!”

“胜己!”你拉了拉他,旁边已经有不少人偷偷看过来了,他还穿着校服“不可以对朋友说脏话。”

“吵死了蠢女人,谁跟他是朋友啊,只是同学关系而已!!”他倒也没甩开你,转过头暴躁地吼了一句后又算是乖乖地坐下。

“不说就不说,凶什么嘛……”你小声地抱怨了一句,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向他,貌似没有听到,安全。

等到热气腾腾的面上来,刚刚那个男孩子已经走了,店里也渐渐开始热闹了起来。

胜己吃得比你快多了,一个人坐在那里看手机等你,你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我吃完了!”当最后一口面刚塞进嘴里你就含糊不清地喊道“走吧胜己。”

“……”他抬头看了你一眼,又没有说话,只是站起来又伸出手俯下身子。

你下意识地往后一躲,结果他见状皱了皱眉,伸手扳过你的下巴强行不让你躲开,然后另一只手用卫生纸擦了擦你的嘴角,力度丝毫没有温柔可言。

“脏死了,走吧。”

?????

你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刚刚那一举动的意思,他就等都懒得等你一个人走了。

……

“今晚只有你们两个人在家,胜己可不要趁机……”

“吵死了老女人,谁会干这种事情啊!!!”你追上去只隐约听到这两句话。

阿姨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吧!!!

爆豪胜己明天还要上学,简单地做了点晚间加训后就洗澡睡觉去了。

你再次看着他线条分明的肌肉咂舌,虽然早就不是第一次看了,不过每次都会不禁感慨,现在的DK都这么糟糕的嘛。

你摇摇头把不干净的想法甩出你的脑海,说实在的,胜己虽然确实脾气……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但是好歹是个池面帅哥,应该会有女孩子对他动过心思,但是后果怎么样……可想而知了这就。

……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

在一个人热着午饭的你听到电视里传来的声音好奇地走过去看看。

“刚刚接到通知,自称敌联盟的组织联合袭击了雄英高中,目前正在USJ上课的英雄科1—A学生及老师还被困在里面,目前欧尔麦特已经赶到将敌人制服,其他老师也正在前往路上,请各市民小心出行!”

……

1—A!!!

那是,胜己的班级,不过欧尔麦特已经到了,应该,没事了吧……你下意识地拽着衣角。

等到胜己回来的时候,光几阿姨紧张地站在门口上下打量着他。

“什么嘛,这不是没事吗臭小子,害我担心死了!”光几阿姨一把抱住爆豪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背。

“痛死了老女人!”

“胜己……”你走过去,光几阿姨看到你过来赶忙松开手。

“你……没事吧?”

“哈,你什么意思??”他不屑地看着你“我怎么可能会有事!”

可是胜己看起来,明明就非常的不高兴啊。

“让开,吃饭再喊我!”他没有用力地推开你,只是绕着走了过去。

明明这小子的眼神前不久才干净了不少。

……

“嗯……”你在阳台一个人吹着风,垫着脚看着风景。

“喂。”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呜哇啊!!”你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就要往前栽下去。

“啧。”强壮有力的胳膊从背后横抱了你,贴着后背传来的是一下一下缓慢的心跳声“找死的话不要从我家跳,回你自己家跳。”

“这么点高度死不了人的啦胜己!”你挣扎着以示抗议。

“你想试试吗?”

“……不用了。”你也干脆不挣扎,就这样任他抱着你“胜己你啊,有时候好像没长大一样呢。”

“哈——?你找死吗!”

“有时候会觉得胜己真的长大了好可靠啊,不管是那次的事情还是以前,嘴上不饶人的胜己拼了命来救人的样子真的很帅气呢。”

“喂、你……”

“我啊,一直很憧憬着胜己呢,为自己是你的青梅竹马感到庆幸,为能狡猾地一直和你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而感到庆幸,为胜己没有喜欢的女孩子而感到庆幸。”

“……”呼吸声还是一下一下传来,只是身后的人已经松开了你,没有再说话。

“我啊——”

“闭嘴!”他抬起头,眸子里全然是你看不懂的情绪。

结果是连表白的那句话都不愿意听吗……

这家伙大概是真的生气了吧。

该怎样继续在他面前继续乱窜但是能够好好地活下去呢?

谁知道啊。

……

他沉默了很久,鲁莽的少年似乎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事情而显得手足无措了起来。

然后你看见他缓缓的开了口,就好像等着他一字一句宣布对你的死刑判决。

“如果连这种事都要被你抢先一步的话,那我他妈还算什么男人啊?!”

诶?

“听好了,老子只说一次,这辈子不想再照顾除了你之外这样麻烦的生物,本来想着只要你成年前没找到男朋友,那没人要的你就算你再不愿意也得从了老子,现在既然你愿意了那就听好,从现在开始你是老子的所有物了,别给我到处乱跑惹麻烦。”

“我可以纵容你宽容你,不要畏畏缩缩地出现在我面前,我管你有没有个性,反正老子的人不需要畏惧。”

爆豪胜己的第四个flag,再次成立。

【通知】

推迟更新一天
运动会玩手机被老师发现了,明天才还给我
借别人手机登的,溜了。

给所有轰我女孩分享一下今日份快乐
所有遗失的东西其实最后都有了快乐的结局
品一品这个相性
轰焦冻🔒我

【通知】


学业繁忙
以后每周五晚上定时更新
字数稳定3k+一周
有事会请假
节假日酌情加更
凹凸/第五/小英雄/恋与/王者轮流更
长篇填坑会优先写,短篇尽量一发完
脑洞段子不计入定时更新

中秋假写完弗拉格综合症那篇后开始实施
不鸽了